1

  终于朋友来电话,说找到了几头合适的驴,问吴敏明天敢不敢去试一把,吴敏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  我想象着吴敏被驴子粗大的鸡巴操着,忍不住热血沸腾,晚上一次次地疯狂地操着吴敏的三个洞,吴敏浪叫不止,早上出门前我再一次操了她,等我把最后一点精液喷在她的骚穴里,累得一动也不想动。
  吴敏说:“快起来,该出发了。”说着忙找衣服,连澡也来不及洗了,就在内裤上垫了一块卫生巾,胸罩也不戴,穿上一件白色吊带超短裙,把头发随便系在脑后,光脚穿上一双红色的拖鞋,看上去美艳风骚。
  按照约定的时间,我开车拉着吴敏来到农场,来到一栋别墅前下了车,进到里面看见王开和已经来了,还有上次的那个朋友,以及一个男人,是这里的主人。
  他们站了起来大家互相打着招呼,男主人握着吴敏的手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说:“没想到,你是这么漂亮的女人,让驴操,可惜了。”
  吴敏笑着说:“那好啊,让你先操,然后再让驴操。”说着就先踢掉脚上的拖鞋,然后脱裙子,当她在脱白色的小内裤时,王开叫道:“哇噻,你可小淫妇垫着卫生巾,该不是来月经了吧?”
  吴敏“呸”了一声,说:“放屁,还不是光想着被驴操,怕下面流出的阴水把内裤弄脏了才垫的。”
  这时我看到她用的卫生巾真的湿漉漉的了,还闪闪发着光。
  男主人拉着吴敏进到房间里,把门关上,片刻功夫就听见吴敏在里面的浪叫,再看王开他们下面已经支起了帐篷。
  大约过了20分钟,男主人光着上身下面围着条浴巾出来,他满意的说:“真是个尤物,不过她下面这么紧,驴能插的进去吗?”
  我对王开说:“那就麻烦你们俩再去给她松松。”他俩飞似的冲进屋里,门也不关,立刻传出吴敏淫荡的笑声。
  当他俩心满意足地出来坐在沙发上,吴敏也一丝不挂地从房间出来,她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的倦意,而是更加妖艳,她的手叉在腰间,说道:“让你们操了快一上午了,该轮到驴了吧?”
  王开说:“我们把狗全带来了,要不在大厅里先让狗操你然后再让驴操,不然你的骚屄被驴鸡巴撑大了,狗的太小就没意思了。”
  吴敏嘟起嘴说:“你们那两条狗都操过我N次了,还是让驴操吧,完了我让狗来操我屁眼。”
  于是我们笑着簇拥着吴敏来到外面,男主人人牵了五匹黑驴进来,当看到那五头畜生时,吴敏惊叫道:“我以为只有一头。”
  男主人说:“有一头是正发情的母驴,你看只有四个鸡巴是耷拉出来的,你先把母驴阴户上的分泌物抹些在身上,公驴以为你也是母驴就操你了。”
  吴敏依言上前去抹母驴屁股,然后往自己骚穴上擦,她边抹边笑着喊:“你们也不给驴洗澡,好臭啊!”
  男主人说:“洗了就没有作用了,这闻着多臊啊,公驴肯定起性。”
  吴敏拍了下母驴屁股,说:“好了,全抹过了,连滴出的尿都抹上了。”然后她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,摆出最风骚的步态,慢慢地走向第一公驴匹驴,每走一步,吴敏的乳房就随之晃动。

  吴敏先和驴子大约接吻了一两分钟,然后走到驴子的身边,用极诱人的姿势将乳房在驴身上磨擦,吴敏的乳房几乎都压扁了,驴子身上的毛刺激着吴敏。吴敏爬到驴子肚子下,向所有的人大声说想吃驴子的精液,吴敏慢慢地张开嘴,含住驴子的那根大肉棒,贪婪地吸吮,想尽量将那根大肉棒塞进口中,但是大小实在相差太悬殊了,那匹驴也变得很不安,不断地由鼻中喷出沉重的气息。过了几分钟,驴的鸡巴硬得像根铁棒,吴敏撅起屁股,把鸡巴插进骚穴,主动抽插了十几分钟,后之,吴敏蹲下身,抱住那根大鸡巴,用双乳夹住,开始上下移动,那匹驴子嘶叫了一声,它射精了!!
  一大泡的驴精液往吴敏的脸上射,吴敏马上张口含住那匹驴子的龟头,想将其它的精液都吃下去。吴敏柔顺的秀发已经被尿水、和驴子的精液弄得一塌胡涂,吴敏的整张脸都是糊状的液体。
  吴敏由那匹驴子的肚子下爬出来,走向另一匹驴子,吴敏自豪地问我们,接下来要打算她怎么做。
  我们说要吴敏和驴子大干一场。我们几个人,将一张床单铺在地上,让吴敏躺在那张床单上。众人待吴敏一躺好,就合力拉起床单,床单马上就变成了一张吊床,我们便拉着那张床单,把吴敏移到驴子的肚子下方,让吴敏和驴子肚子对肚子。吴敏张开双腿,握住驴的那根硬的像铁柱似的鸡巴,把它插进自己的骚穴。
  我们一起前后摇晃动床单,好让驴子插得更深,吴敏用双手和双腿紧紧抱着驴子,也一直尽力让那根黑色的巨型肉棒往自己的骚穴里钻。
  我们抖动着床单,使驴子的肉棒一深一浅,越插越深,吴敏不断地尖叫和呻吟,达到了高氵朝。猛得,吴敏全身不由得一阵痉挛。我侧头看到大量的白色粘液,由吴敏那还插着驴阴茎的骚穴里不断喷溅出来,而吴敏的透明色阴精也随着驴精液射了出来。
  当吴敏来到第三头驴跟前时,驴子的精液,不断地从吴敏的骚穴中流出来。
  我问吴敏还是否受的了,吴敏说只要你高兴,再让她和多少头驴性交也没问题。于是我吻了吻吴敏,把床单撕成几条,绑住吴敏的手脚,叫吴敏先躺在驴肚子下面,再把吴敏四肢拉开,同时上抬,我用手撑开吴敏的骚穴,把驴的鸡巴对准,让大家抬吴敏的腿,驴的鸡巴一下插进了吴敏的身体,吴敏快乐得大叫起来。我们把吴敏绑在驴身上,赶着驴在别墅前小跑起来,驴带着吴敏上下颠着,鸡巴随着颠动在吴敏的骚穴中抽送,吴敏用四肢紧紧夹住黑驴,迎合着那大鸡巴的进出,还把屁股尽量贴着驴肚子,好使驴鸡巴尽可能地插得更深。
  驴跑了几圈停了下来,我就挺着大枪上前,吴敏以为我要让她为我口交,可是我绕到驴的后面,吴敏侧过头看我,我搬过一张长凳放到吴敏的身下,我躺在上面,这时又上来了2个男人,扒开吴敏的屁股,我的大鸡巴向吴敏的屁眼里捅。吴敏的肛门被塞得满满的,她乐不可支。

  由于驴鸡巴太过粗大,使我觉得吴敏的骚穴与屁眼之间,好像只隔着一层纸,从她的屁眼里能感觉到驴鸡巴的抽动,面前又上来个男人,把鸡巴插进吴敏嘴里。吴敏被人兽同时奸淫着每一个洞,兴奋的欲仙欲死。
  当驴和我射精后,我们把吴敏放了下来,大家都想试试人兽同时奸吴敏,于是牵来了第四头驴。
  当第四头驴也射精之后,我们几个男人也精疲力尽了,吴敏做在长凳上,由于兴奋浑身颤抖,她的骚屄已经一踏糊度了。
  我们说该吃饭了,吴敏却说:“你们看那几只驴,鸡巴还伸着。”
  男主人说:“一头种驴一天交配7、8次没有问题。”
  吴敏满脸淫荡媚眼飘飘地说:“那你们去吃饭吧,我想要让驴操个够。”
  我有些为她担心:“要真是一头驴可以交配7、8次,那你要被驴操上30多次,受得了吗?”
  吴敏扭动着腰肢抱着我亲了一口,说:“没问题,难道被驴操,要爽就爽个够。”
  于是我们把长凳搬到餐厅外面,这样可以边吃饭边欣赏她与驴性交,把凳子调整到驴正好可以操着她的高度,让她躺在上面,牵过第一只操过她的驴,那驴的鸡巴还当啷着,几乎碰到地面,吴敏迫不及待地抓住驴鸡巴,对准自己的骚屄插了进去。
  我们看见吴敏与这头驴性交结束,又牵过一头继续交欢,听见不时传进来的尖叫声。
  简单吃完饭,大家不约而同地一起站到窗前看外面吴敏与驴交媾,透过餐厅的落地窗,看见吴敏趴在长凳上,被驴操着骚屄,她的双手握着蹬腿,双腿离地弯曲着,身体随着驴的动作在长凳上前后滑动。吴敏看见我们站在窗前,就扬起头,笑着向我们挥手,身体失去控制,被驴猛地一操,从长凳上摔了下来,她叉着腰对着我们歪头做了个嗔怪的表情,然后又趴到长凳上,改为让驴操她屁眼。
  我们各自找了房间睡觉,下午,我睡觉起来,透过窗户,看见吴敏还躺在长凳上面在与驴性交,我走出去来的她身边,只见她紧闭着双眼,双手分别抓住驴的前腿,双腿高高举起,紧紧勾着驴背,扭动着身体,用驴的腹部揉搓着乳房,嘴里不时低声呻吟着,俊俏的脸因为兴奋显出潮红,由于出汗,她的短发粘在脸上,长凳上也不知是吴敏的汗水还是驴的精液,湿漉漉的,吴敏躺在上面随着驴的插入而向前大幅度地滑动,当驴鸡巴向外抽时,她的身体又被拉回,我向下看去,有我手臂粗细的驴鸡巴露在外面有近一尺长,每次从她骚逼里抽出时也有一尺多长,闪着亮光,再插进她骚逼,直到不能再进入为止,黑灰色的公驴身体,与吴敏白皙的肉体形成鲜明的对比,黝黑黝黑的驴鸡巴不断抽插着吴敏粉红鲜嫩的骚逼,看着更是让人热血沸腾。
  我伸手捏住吴敏一个乳头,拧了一下,她惊得浑身一颤,睁开眼,看见是我,露出迷人的笑脸。

  我问:“被操几次了?”
  吴敏娇喘着说:“没数,驴可比你们男人有劲,让我欲仙欲死。”
  我看见几头驴还都伸着棒球棒似的鸡巴跃跃欲试,就吓唬她说:“看这些驴的样子,你可能要被操到明天早上。”
  吴敏抬起身也看了看,转头对我说:“哪太好了,我希望永远被它们操下去。”
  别人多没有醒,我就拉过把椅子坐在窗前,拿本书,边看边欣赏吴敏被驴一头接一头地轮奸,而吴敏有时趴着,有时躺着,有时让驴操骚逼,有时让驴操屁眼,这还不够,她喊我,要我去找个粗的东西来,她好自己插自己闲着的洞,我拿了根粗大的玉米给她。
  她皱起眉说:“这么粗,还疙里疙瘩,你这不是难为我吗?”
  我说:“要是不敢就算了。”
  吴敏最不受激将了,她抢过玉米咬牙说:“谁说不敢。”
  她改为趴在长凳上让驴操屁眼时,叉开腿,吸着凉气自己把玉米捅进骚逼,并且不断抽插,还对我飞着媚眼挑战似得微笑,可是由于骚逼里插着玉米,她就不好再完全趴在凳子上,只好用身体顶住凳子,硬碰硬地接受驴鸡巴的抽插。
  等掌灯时分,大家全起来了,吴敏也张着腿,一瘸一拐地进来,她的骚屄完全张开,一片红肿,浑身污秽不堪,散发着精液与动物特有气味混合的腥臭。
  我们哈哈大笑,吴敏娇嗔道:“不许你们嘲笑我。”然后她去冲洗。过了半个小时,吴敏只穿着件男主人又长又大的浴袍出来,看上去依然美艳照人,我们说想看看她的骚屄成什么样了,吴敏骄傲地抬起修长的腿,她的骚屄居然合上了,她说:“真他妈的过瘾,只是用了我一整瓶缩阴水,才让骚屄恢复原状。”
  吃过饭,吴敏对王开说:“你们不是把狗带来了吗?再让狗来操我一回,过瘾就过道底,最好是人和狗同时操我的骚屄和屁眼。”
  我们睡了一下午也有了力气,于是把狗放了进来,王开躺下,吴敏分开双腿把骚逼对着王开的鸡巴坐下去,然后翘起臀部,用手扒开屁股,让我们轮流操她屁眼。轮过之后,我躺下把鸡巴插进吴敏的屁眼,握住她的乳房,吴敏张开双腿,浪叫着招呼大家轮流操她的骚逼,然后用嘴把射精的鸡巴添得干干净净。
  走的时候,吴敏光着身子套上迷你裙,看上去更加美艳照人,男主人说:“你可真是个尤物,怎么样,下星期天我去找几匹种马,你敢不敢来?”
  吴敏听了,冲过去兴奋地搂住他,垫起脚尖,还那一条腿勾住他亲了一口,说:“一言为定,要是你能多找些其它牲口来的话,我就住在这里几天,不分白天黑夜地让它们操。”
  说完,回头无限渴望地看着我,问:“亲爱的,可以吗?”
  我说:“好啊,我来陪着你。”
  回去的路上,吴敏一直沉浸在被各种畜生轮奸的想象之中,她聊着各种可以想象到底动物,忍不住手淫起来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