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公公的故事《二》 第1章

  欧阳雄虽然在看电视,但他的心已经飞到了浴室里的那个可人儿去了。那粉嫩的肌肤、火爆性感的身材,再加上那绝美的脸庞,如果……全脱掉那会怎么样的呢?欧阳雄意淫着。对于他来说,男人就要懂得欣赏美丽的女人,这与亲情伦理无关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当然,欧阳雄也多多少少的被日本的AV影响了,而他最喜欢看的,恰恰是公媳乱伦的片子。因为他觉得,公公那个年纪,还能享受那青春的肉体、紧窄的嫩穴,而且还是儿子的老婆,禁忌的快感让他总是乐在其中。
  而在老家,偶尔总会听到哪家公公和儿媳有一腿的风流事,都是儿子出去打工长期不在家,而儿媳因为寂寞再加上生理需要,被公公诱惑下就半推半就的倒在公公胯下了。欧阳雄有时也会幻想着,那公公就是他,而儿媳就是陈娇雪。
  欧阳雄看着儿媳好久都没出来,心里想着,女人就是爱干净,洗个澡也要那么久。突然欧阳雄眼前一亮,他想到了一个主意:假如我假装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,然后去催小雪出来,而小雪在慌忙的情况下有可能就忘了把衣服拿出来,那么,我的机会就来了。欧阳雄想到这,连忙来到浴室门前,想着要怎样才能装得像一点。就在这时候,浴室里传来一阵「乒乓」响声,欧阳雄愣了一下才敲了敲门,试探着问道:「小雪,发生了什么事啦?」只见里面无人回答,欧阳雄拍打着室门,着急的喊着:「小雪,怎么了?怎么不开门?」欧阳雄觉得事不寻常,但他又一时不知道钥匙在哪,就只好踹门了。好在门也不是铁门,所以踢了两三下就把门踢开了,欧阳雄冲了进去,眼前的景像让他的阳具马上敬礼了起来。只见水洒还在喷着水,但地板上却横卧着一具性感妖娆的肉体,但欧阳雄也无暇去慢慢欣赏,他把水洒关掉,拿来一条干浴巾,把儿媳给包裹起来,再拦腰把她给抱了出来。轻轻的把儿媳放在沙发上,才拿着干毛巾细细的把儿媳身上的水擦干。
  他不允许有水珠还留在儿媳的身上,所以欧阳雄擦得很认真,也很仔细,他从雪白的脖子下慢慢地来到那雪白挺拔的乳峰,慢慢地擦拭着,只是,那毛巾变成了他的大手,儿媳的乳房在他右手中变化着各种形状。欧阳雄不敢太用力,而左手则顺着丝绸般的肌肤来回游走,从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,到修长的大腿,还有那圆润的屁股,都让欧阳雄激动不已。
  他内心也在天人交战着:上?还是不上呢?这么好的机会,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。又看看胯下那个支起的帐篷,仿佛是等待出鞘的宝剑,只等主人一声令下,就随着主人在这个可人儿身上冲锋陷阵,杀得她丢盔弃甲。但欧阳雄还是叹了口气,把满腔的欲火压下。小雪终究是自己的儿媳妇,儿子的老婆,现在还昏迷着,趁人之危行禽兽之事不是他的作风,而且人昏迷着做起来也像充气娃娃一样,虽然儿媳长得有些像充气娃娃。上了她呢是禽兽,但不上更禽兽不如吧!欧阳雄自嘲的想着。哎,能过过手瘾也不错。

  欧阳雄打电话给医院后,找来一件睡衣给儿媳穿了起来,才对着陈娇雪的人中用力地掐了几下,并轻声喊道:「小雪,小雪,醒醒!」隔了一会儿,陈娇雪才悠悠醒来,她捂着脖子,对公公晕乎乎的说:「爸,我是怎么了?嗯,好痛!」欧阳雄关心的说:「你刚才倒在浴室里,是我抱你出来的,我已经打电话叫救护车了。」陈娇雪这时才清醒起来,想到浴室那一幕,脸一下子红了。她爬起来,却看到自己穿着睡衣,她结结巴巴的说:「爸,嗯,这睡衣……嗯,这个……」欧阳雄面不改色的说:「嗯,是我帮你穿的。」陈娇雪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下,心想,多羞人啊!老公才出差几天,你就这么想男人了?还想到公公去?结果还是被公公抱出来的,还让他给自己穿衣服,多难为情啊!想到自己被公公赤身裸体的抱着,身子不禁滚烫起来。随后又想,嗯,公公他不知道有没有吃我豆腐呀?哎,看都看光了,还在乎揩没揩油。只是不知道,公公他有没有趁机对我做那种事啊?他应该不敢吧,我可是他儿媳啊!下体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异物进去过。陈娇雪松了口气。
  欧阳雄看到儿媳脸一会儿白、一会儿红的,有些担心的问道:「小雪,你没事吧?」陈娇雪回过神来,有些羞涩的说:「没。爸,谢谢你。」欧阳雄故作爽快的笑着说:「傻孩子,你说什么话呢,这是爸该做的。光明不在,不是你照顾爸就是爸照看你啊!一家人可不能说两家话啊!」陈娇雪乖巧的点点头。陈娇雪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睡裙,慵懒的背靠在床上翻看着一本杂志。睡裙很短,只是遮住大腿一小部份,她弓起了左腿,所以里面的春光一览无遗,让端药进来的欧阳雄心猛跳了几下,那洁白无瑕的小腿,弓起的大腿到根部成一条完美的弧线,那深深坎在私密处的白色小内裤上,几朵粉色小梅花都能看到一二。
  「小雪,该吃药了。」「爸,我不想吃。」陈娇雪抬起头,苦着脸对公公说:「好苦啊!」欧阳雄笑了笑说:「苦口良药,喝了才能早点好,脖子才不会酸啊!」那天陈娇雪去了医院,发现没什么大碍,只是脖子碰伤瘀青了,医生开了几帖中药,嘱咐其好好调养多卧休息就好了。于是,家里的活就让欧阳雄包了。欧阳雄又说:「光明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,他说过几天就要回来了,你不会想让他看到你这个样子吧?」陈娇雪只好接过那黑糊糊的碗,皱着眉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。欧阳雄看着儿媳这样,不禁「呵呵」的笑了起来,陈娇雪看到公公在笑,也不好意思起来,猛喝了一口,不料却被呛了一下,忍不住咳嗽起来,胸前的高耸也不住地起伏晃荡起来,那乳头也在睡衣上若隐若现。儿媳没穿亵衣啊,欧阳雄暗地里吞了吞口水,他觉得,儿媳这种半掩半露的穿着,比她全裸的样子更有杀伤力,更吸引人。这个磨人的小妖精——这是欧阳雄心中对儿媳起的外号。想归想,欧阳雄还是第一时间过去,轻轻拍着儿媳的背部,责备的说:「你呀,喝那么快干嘛?还难受么?」陈娇雪这才缓过劲来,不好意思的说:「爸,我没事了。你还有什么事的话就去忙吧!」然后一口把药喝完,把碗递给了公公。

  欧阳雄看着儿媳喝完药,满意的接过碗,亲切的说:「那你要好好休息啊,有什么事喊我一下,我随时到。」陈娇雪心中暖暖的,她有个爱自己的老公,还有这么个关心自己的公公,她觉得好幸福。她真挚的说:「谢谢爸,你对我真好!」欧阳雄乐呵呵的说:「傻孩子,你又说傻话啦!好了,不说了,你休息吧,我出去了。」说完,端着碗走了出去。陈娇雪看着公公的背影,突然觉得公公也很有一股男人味,不显老的国字脸只让人觉得很稳重,那宽阔健壮的胸膛应该很舒服吧?陈娇雪胡思乱想着。
  外面的阳光很明媚,欧阳雄哼着小曲,在衣架上晾起了衣服,他小心的把那薄如蝉翼的白色蕾丝小内裤轻轻的晾了上去,一阵微风吹来,小内裤轻轻的飘扬起来,仿佛在诉说着它昨晚悲催的人生。它恨恨的盯着眼前这个老头,想起了它的经历:它自从被女主人买来后,是多么的性福,跟女主人是最亲密的伙伴,保护着女主人的最私蜜处,虽然女主人偶尔会有些许尿液沾在它身上,偶尔她身上发热后也分泌出一些黏黏的液体,但它心甘情愿,因为它的女主人是多么美丽。为美丽的女人服务是它最骄傲的事,而且女主人很喜欢它,经常把它洗得香喷喷的,它的很多姐妹们不是被丢了就是被男主人给撕了,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。那天,男主人兽性大发,压在女主人的身上,他嫌我碍事,抓着我的头,想把我给撕了,那时候我傻了,心想完了。是女主人把我从虎口救了下来,我爱我的女主人。但是自从这个老头来了,我的悲催人生来了。
  事情是这样的:女主人受伤后,洗衣服的任务就落在这个老头身上,谁??知道他居然心怀不轨,对我虎视眈眈。昨天晚上,女主人洗好澡后,他就溜进浴室把我带到他的房间里,我的文胸姐姐也在他手上。他嗅嗅文胸姐姐,还不住地说:「香,真香。」他又把我给张开,上面还有些许女主人的尿液的痕迹,他伸出了舌头,轻轻的舔着。我心里很奇怪,这老头不觉得脏吗?
  接下来就是我的噩梦了,他把我直接按在一条粗大坚硬的棍子上,这棍子男主人也有,只是比男主人更大更粗了点。我曾经在床脚边看过男主人用他这根棍子狠狠地插着女主人,插得女主人不停地叫,可能是女主人不听话吧,所以男主人在教训她。我被这个老头按在那里搓来搓去,他的气息变得很粗很粗,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女主人的名字。也不知道蹂躏了我多久,只知道最后我被那根火热??的棍子那个小口喷出来的液体淋得全身都湿漉漉的,才把我抛在一边。我好可怜啊!, 欧阳雄可不知道小内裤怎么想的,他只是快乐的把衣服一件件晾上去,心里也在不停回味着儿媳床上的春光。他感叹着,年轻就是好啊!

  当欧阳光明回来的时候,陈娇雪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那天晚上,一家人乐呵呵的吃了一顿饭,期间还喝了点红酒。今天陈娇雪打扮得特别漂亮,一件露出洁白肩膀的T恤,领口很低,那黑色文胸包裹着丰满嫩白的乳沟清晰可见,黑与白,更衬托出陈娇雪那白嫩的肌肤。下面则是穿着一件紧身的小短裙,更吸引人的是还穿了一件黑色网状丝袜,那黑与白的搭配,给欧阳雄父子视觉上的震撼。那走路摇曳生姿的迷人身材,还有那偶尔俯下身而乍现的春光,都让他们起了男人最基本的生理反应,尤其是欧阳光明,眼里都是赤裸裸的欲望。欧阳雄也有,只是他不能表现出来,毕竟,坐在他面前的可是他的儿子和儿媳。陈娇雪喝了点红酒,不胜酒力的她已是满脸酡红,更显得美艳不可方物。
  饭后,陈娇雪收拾碗筷到厨房洗刷去了,欧阳雄就到客厅看电视去了。而欧阳光明说要帮陈娇雪,也溜进了厨房。陈娇雪正在洗碗,欧阳光明从背后环住陈娇雪的腰,头埋在她的肩上深深的吸了口气,柔情的说:「老婆,我好想你啊!你有没有想我啊?」陈娇雪被欧阳光明呼出的热气弄得脖子痒痒的,不禁「咯咯咯」的笑着说:「老公,我也好想你啊!哎,你别这样啊,我还在洗碗呢!」原来,欧阳光明的手已经探进了衣襟里,揉捏着那高耸的乳峰。陈娇雪急忙按住那不规矩的手,回过头来娇嗔的说。
  欧阳光明轻啄了妻子的脸颊,有些兴奋的说:「老婆,要不我们来点刺激的吧!」说着挺了挺下身。陈娇雪这才发现自己臀部顶着一根硬硬的棍子,一挺一挺的。陈娇雪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她有些花容失色,紧张的看了客厅方向一眼,低声说:「你疯啦,你爸还在外面呢,等下他进来怎么办?」欧阳光明想想也觉得不适合,只好悻悻的打消那个邪恶的念头,不过,那大手已经从摸胸转移到那圆润嫩滑的屁股上,陈娇雪好无奈,她转过身来环住老公的脖子亲了一下,说:「老公,我要洗碗,你这样我不好干活啊,你就再忍忍,先去洗个澡,我忙完了就去找你。」说完,调皮的眨了眨眼睛,意思你懂的。
  欧阳光明干笑了下,才恋恋不舍的从裙下抽出手来,他轻嗅了手上的余香,意犹未尽的说:「那好吧,老婆,你忙快点,我在房间等你哦!」陈娇雪把欧阳光明推出了厨房,笑着说:「知道啦!洗澡去吧,身上臭死了。」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