叔叔和他的爱犬 第1章

  发信人: W&M
  标 题: 叔叔和他的爱犬
  美晴 -- 可以说是不服输的好强女孩。
  这样的性格加上与生俱来的美貌,美晴在一流私立大学 W 大文学系的学生间,举止完全像一个女王。
  这也难怪,从高中时代就被某化粧品公司选上做宣传女郎,也是相当知名的模特儿。就因为能担任模特儿,有出众的身材,富有起伏的肉体曲线,修长的双腿,和她相遇时任何人都会回头多看一眼。再加上鹅蛋脸和凤眼,自然有做女王的条件了。
  美晴也当然君临在男生之间,只要说一句好像有意思的话,露出一丝微笑,男人都任凭美晴摆弄了。如果让他们摸一下手,简直像登上天一样。在借来的笔记最后一页留下吻痕时,那本笔记簿成为争购的对象,在美晴坐椅有射精的痕迹等,有无数这样的事情。
  当然,她已经不是处女,经常有男人围绕的美女,是不会缺少男人的,但是也不容许出现丑闻。
  每当接近生理日时,一定会产生想性交的感觉,美晴对自己这样的身体,每次都感受到兽性,自己也觉得难为情,反而变成禁欲的结果。
  可是这一天的骚痒仅用理智还无法控制。
  「淋浴也许能使身心爽快........ 」这样的念头使她决定比往日的时间提早淋浴。
  如说实话,另外还有一个理由,那是绝无仅有的,这一天午后肚子不舒服,弄脏一点屁股,所以情绪上不能安定。
  关于女性身体的骚痒感,淋裕只会造成反效果。
  美晴脱光衣服,不知为何对目己的身体在意起来。在有阳光射入的浴室仔细看自己的裸体,留下夏季的痕迹,明显留下泳衣的白印,显得有奇妙的新鲜感。
  觉得自己的身体实在是性感.........。
 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,过去也有这种感觉,但觉得自己的肉体淫猥还是第一次。
  仅是如此就觉得做了什么坏事,心里猛跳,身体开始火热起来。
  在这样的情绪下,在胯下,而且为清净屁股深处,用淫糜的姿势用篷头喷射热水时,就感到羞涩,身体产生一阵麻痺感,美晴几乎下意识的把篷头直接靠在胯下,双手用力,用篷头开始磨擦下体的嫩肉。
  有节奏的压迫与直接喷射的热水,那是比想像的舒服多了,美睛不由得嘆息、呜咽。
  已经无力的站稳了,美晴仰卧在浴室的地上,双膝曲起,双腿大胆的分开,忘记一切,一心一意的追求新的快感。
  用篷头从正上方压在阴门上扭动,抬起屁股一手分开屁沟,用热水喷射肛门,任由本能的驱使,美晴用一切能想到的方法刺激下体。
  呼吸已经紊乱,呜咽也变成间歇,偶尔发出尖叫声,身体成为拱桥状,头向后仰。
  就在这时候,美晴无意中向浴室的门看去。
  剎那间,美晴的心脏快要停止活动了 -- 浴室的门是开的,手中拿著烟斗的叔叔和爱犬艾巴站在那里!
  「哇! 」美晴不由得大声尖叫,把手拿的篷头向叔叔的方向丢过去。
  当然篷头是到不了叔叔的位置,不过飞散的水滴还是弄湿了叔叔和艾巴。
  「不要! 快出去! 」美晴大叫后,就俯在地上哭起来。
  听到关门的声音,知道叔叔河西和艾巴离去,美晴还在哭,一时间连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。
  「究竟从什么时候看她呢? 为什么没有发觉? 」虽然是知道答案也无济于是的,但对无谓的后悔,美睛的心还是难过的快要撕裂。
  当脑海里清楚的重现叔叔发出异常光辉的眼神时,美睛立即用力爬起,心里有一种念头,那是过去想也没有想过,是不敢相信的念头。
  「用我的身体还人情债就行了,欠叔叔的,用我的身体回报就解决心理上的负担了........。这样简单的方法,过去为什么没有想到呢? 」
  美晴又恢復好强的性格。
  「快要有月经来了,这是最好的时机,可是现在马上采取行动,可能被认为是交换行为!」
  于是美晴把行动的日期定在明天。
  叔叔是离婚一年,照美晴来这里住半年的情形看,叔叔好像也没有爱人的样子。
  美晴有十分的胜算,本来她的身体就是男人垂涎的目标,而叔叔的眼光亳无疑问的露出情欲的火燄。
  「叔叔,我可以进来吗? 」
  第二天夜里,美晴好像迫不及待地敲叔叔书房的门,没有等回答就走进去。
  让爱犬艾巴躺在椅边,嘴里叼著烟斗看书的叔叔,对冒然的闯入者,只是看了一眼,表情没有一点变化,视线立刻回到书本上。
  对美睛而言,事情从开始就向意外的方向发展。照她的想法,叔叔应该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她,所以才准备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睡衣,而且穿在裸体上来的,所以不只是全身的轮廓,连乳房或小肚子上的黑毛都应该透过黑色蕾丝,看起来很妖艳才是。
  叔叔没有瞪大眼睛暂且不说,就连一句话也不说,这对美睛造成很大困难。
  「叔叔........ 」美晴立刻面对尴尬的场面。
  「叔叔,我说叔叔........ 」
  河西默默的,好像无可奈何的用斜眼看急燥的美晴。
  美晴怕叔叔的视线消失,急忙使睡衣从双肩滑下,露出赤裸的肉体。
  「叔叔,我的身体怎么样? 想不想玩了? 」
  对于像女王一样经常受到男人们捧在手掌上的美睛而言,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献媚。
  叔叔终于抬起头,这是给美晴带来唯一的希望。叔叔的视线由上向下,由下向上的看美晴的全身,可是他的视线里没有像昨天带有情欲的闪光,反而那种估价般的泠漠眼神,使美睛的心不断萎缩著。
  更可怕的是,叔叔到这时候还没有说话。
  「叔叔! 你说话啊! 求求你........ 」
  只要给男人看到裸体,没有一个男人不是立刻冲动起来。这不是单纯的自满,而是经过验证的事实,所以对美睛是无法相信的发展。
  屈辱感带来羞耻,美晴的身体红润,忍不住用双手掩饰乳房。
  「抱我吧! 求求你,抱我吧! 」美晴的方寸已经完全紊乱。
  对她像歇斯底里的喊叫,反应的不是河西叔叔,而是爱犬艾巴,艾巴起身后,高兴的摇著尾巴,慢慢向美晴走过来。
  艾巴应该是母狗,艾巴的身体几乎和美晴差不多大,靠过来在美晴的身上从脚向大腿慢慢舔上去。
  河西对艾巴的行为也没有阻止,只是用泠漠的眼光看美睛的裸体。
  「啊! 不要........ 」
  艾巴的舌头快耍踫到下腹部,美晴终于忍不住发出尖叫声,用手推开艾巴的头。
  可是艾巴一点也不退缩,继续高兴的摇著狗尾,不停的伸出很长的舌头舔美晴的下腹部。
  「不要! 不要! 」
  屈辱与羞耻已达到极限,美晴也来不及捡起睡衣就逃出叔叔的书房。
  「艾巴! 回来! 」河西把追美晴的艾巴叫回去。
  美晴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形成这样,只要是男人,任何人都会赞美垂涎的肉体,而且是一丝不挂全裸的诱惑,可是叔叔不只是没有反应,以泠漠的眼光拒绝,真是不敢相信的事。
  「是顾虑叔叔与姪女的关系吗? 若是这样,态度上应该更慌张才对。叔叔一定是性的不能者,或同性恋........ 」对美睛而言,这是唯一能不伤害自己的解释。
  「可是前一天偷看美晴手淫时,河西露出强烈欲情的眼光又是怎么回事?」

  美晴是有了疑问,马上要行动的性格,有了决定也必须要立刻采取行动。当面受到的屈辱与耻辱要立刻雪清,不然就坐立难安了。
  第二天,美晴立刻去拜访一年前与河西离婚的前岛佳子的公寓。
  佳子和河西结婚前就是相当出名的儿童文学作家,离婚后也相当活跃,与河西的婚姻生活只有二年,但一定会知道美睛想知道的事,况且二年就离婚是一定有相当严重的问题存在。
  虽然只有二年,一年前和美晴是婶婶与姪女的关系,所以佳子很高兴的迎接美晴。
  可是听说美晴住在河西家里的剎那,佳子的表情立刻发生变化,说话也断断续续。
  「婶婶,求求妳,告诉我为什么和叔叔离婚了? 」美晴不用迂迴的方法,单刀直入的提出问题。
  佳子的脸上出现分不出是狼狈还是犹豫的困惑表情。
  「为什么要问这件事? 和妳是无关的,这是我和他二个人的事........ 」
  佳子并不是拒绝,显然的有不便开口的样子。
  「叔叔是不是阳萎或同性恋.......? 」美晴以认真的严肃表情看著佳子。
  「美晴,妳为什么要这样问? 难道妳是........ 」佳子好像很急燥,而且脸色有点苍白。
  「不! 只是.... 我不明白妳们这样理想的一对, 为什么只有二年就........ 」
  「美晴,妳最好离开河西的家,我能说的只有这一句话,妳耍明白! 」
  「我就是不明白,难道.... 是婶婶有了外遇? 」
  「不是的! 」
  佳子强烈的口吻,美晴反而感到惊讶。
  「我可以对妳说,河西是太可怕的男人。对河西来说,女人和狗是一样的。我是为妳好,才说这样的话,反正要儘快离开那个家。」
  「........ 」佳子迫切的口吻,美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  佳子停顿了一下后,又突然恢復不安,以无力的口吻说道: 「我想,大概是已经拆下来了.... 在厕所没有像录影机一类的东西吧? 」
  「没有.... 我没有注意到........ 」美晴对佳子突兀的问题,感到讶异。
  「厕所有录影机? 这是说偷看厕所里的情形? 」美晴受到强烈冲击,突出其来的羞耻感使她全身都火热起来。
  「哦! 那就好.... 对不起,明天我还要缴一篇稿,所以........ 」
  临走时,佳子也送到门口叮嚀说: 「儘快找一个房间搬出去吧! 河西是要整天监视女人,从吃东西到排泄都管理,才能满足的男人.... 简直像对狗一样的! 」
  在回去电车上,美晴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佳子说的最后一句话,和叔叔泠漠的眼光。
  河西还没有回来,美晴鬆了一口气,走进房里的同时,感到月经来了,就急忙冲进厕所。
  放入卫生棉条时,像美晴这种好强的女人,特别会感受到做女人的屈辱感,就因生为女人,每月要有一次: 而且要长达四、五天从阴户流出血。想到这也是为接受男人的射精时,屈辱感就更强烈了。
  「录影的摄影机! 」想到这件事,美晴急忙向厕所的墙上看去。
  「有! 果然有! 」
  在马桶边有一个很不明显的灯,坐在马桶上时,灯就照在下腹上,在灯的旁边好像有隐藏著镜头。
  立刻想到自己放入卫生棉条时的样子,心里一阵紧张,可是又想起叔叔不在冢才鬆一口气。
  可是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河西不在时摄影机也能自动摄影。
  可是.... 过去如厕时,随时都被看到了,半年来无论是大小便,或处理月经都被叔叔看到了。
  「太过份! 太可怕了! 」美睛不由得冲口叫了出来。
  是不是按佳子劝告,立刻离开这里呢? 既使父母不肯寄钱来,靠模特儿的工作,生活不应该有问题。
  可是她还是犹豫,想搬出去是随时可以做到,可是在没有发生任何事以前搬走,等于是以仇报思。有危险时搬走还来得及。
  美晴这样说服自己,在回报人情债以前要留在这........。
  其实,除这样光明正大的理由外,美晴也不能不承认在这样的动机中有不纯的成份。
  「变态! 叔叔是变态! 」
  愤怒与羞耻以及为不明真相的颤慄,美晴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  「变态.... 究竟要做什么呢? 看别人大小便的样子有什么好处呢? 」
  就因为这件事超越美晴所能理解的程度,也就更刺激美晴的好奇心与官能。
  「什么是把女人看成是狗,从排泄到吃东西都要管是什么意思?」
  以后是不能随便大小便了,身体的中心好像因羞耻与紧张感到火热的骚痒感。
  不过,叔叔在家时,还是没有勇气使用厕所,儘可能多外出,设法在外面解决大小便等需求。
  可能是过份消耗精神的关系,或忍耐、 或强迫排泄,生活不规则的原因,过去是快整快便,模范健康儿的美晴,不知不觉间为周期性的便秘及下痢苦恼了。
  「副作用」还不止这些,因意识经常集中在下体,下体的器官无可避免的变成极度敏感。
  肛门跟尿道对一点小事也会敏感的反应了,更使美晴惊讶的是排便或排屎时 ,开始感到一种快感,越是忍耐的时间长,会给全身带来强烈的快感。
  在这以前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是骗人的,但这样强烈意识到快感,觉得和性有关的快感,还是从此以后的事。
  篷头的水意外有力的喷到时,或高开叉的三角裤在牛仔裤里扭成一条带子在屁股沟里磨擦时,美晴就会在肛门看到甜美的麻痺感,腰以下几乎要失去力量。
  不只如此,心里明知不可,在一个人发呆时,不由自主的伸手到屁股沟里,好像很疼爱似的在肛门周边抚摸,还把摸过肛门的手指轻轻放在鼻前闻一闻。
  「讨厌的味道! 」
  那不是臭或污垢的感觉,美晴觉得只能用讨厌来形容。不知为何,那个味道好像能刺激官能,当然美晴还无从知道那是危险的陷阱。
  自从知道有摄影机后,还不到二星期的事。美晴实在无法忍耐,不得不在叔叔在冢,而且在没有睡觉的时间上厕所,便秘一整天后,肚子突然咕嚕咕嚕响起来。
  为分散注意力,假装打开了电视,拼命的忍耐,可是绝不可能忍到叔叔入睡,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到外面去。
  腋下流出湿湿的冷汗,咬紧牙关忍耐又忍耐,可以说这是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痛苦。
  「被看到也顾不得了! 」
  美晴实在无法忍耐,跑进有摄影机的厕所,撩起裙子,迫不及待的拉下三角裤,一屁股坐在马桶上。
  「被看到了! 」
  就在美晴露出痛苦的表情仰起头的剎那。
  「噗吱噗吱........ 」随著刺耳的声音,那存放在体内已久的东西,决堤般的喷射到马桶里。
  「啊........ 」
  美晴不由己的发出呜咽声,和大便的流向是相反的,一股火热的麻痺感从肛门内大肠一直到脑顶,如电流般冲击著。
  「叔叔在看! 叔叔在看! 」
  越是这样想,相反的有快感的余额在胯下产生,使肛门和阴户火热的骚痒起来。
  到此时,好像麻痺的感觉突然苏醒,美晴闻到排便的味道,美晴紧张的坐在马桶上压下背后的开关。
  「啊.... 太过份了,不要啊! 」
  这时候美晴连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,背靠在马桶的水箱上,一隻手遮在镜头的方向,另一隻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哭泣,太羞耻、太悲哀、 太气愤了。

  可是美晴的眼泪不只是对被看的气愤,还有被看著便出,全身还感受到麻痺般的快感,对这种肉体的悲哀和气愤。
  美晴在此时确实感觉到,那不是单纯的通便的快感,单纯的羞耻,而是性高潮的快感,以及为此快感的困惑,而且也知道,感受一次后就决不会忘记的中毒性的高潮。
  从此以后,美晴的小肚子到晚上一定的时间就会感到不舒服。晚餐一小时后 ,八点或九点左右一定要大便了。
  这种情形连续三天,美晴就相信这是叔叔的手腕,「从食物到排漏都要管理」,佳子说的话,美晴似乎能体会出其中的意义了。
  可是美晴还没有想到要离开叔叔的家,甚至于自己也感觉出高兴的接受叔叔的手腕里。
  到第三天,美晴完全放弃在房里独自忍耐,偷看与被看已经成了二个人间默默同意的事。
  只要有一点排泄的时候,美晴就去厕所,她是准备从忍耐、 苦恼的样子开始让叔叔看个够。
  「既然如此,就脱光给他看........。」
  美晴进入厕所就立即拉下裙子,脱去三角裤,穿在上身的运动衣也脱去,变成一丝不挂的裸体坐在马桶上。
  赤裸的如厕是有很奇妙的感觉,赤裸的乳房好像来错了地方,腋下的汗味又好像特别强烈。
  不知何时,美晴的双手闭始抚摸乳房,那个动作好像是向偷看者示威,极度有挑拨性。
  好像受到摄影机冷漠视线的挑战煽动,美晴抚摸赤裸的全身,同时双手慢慢向下移动。
  用力在发出咕嚕咕嚕的肚子上揉,从两侧在黑色丛草地带包夹,肉的裂缝里已经热起来,开始湿润了。
  美晴的手指好像在引诱摄影机的视线,拨开草丛在肉洞里集中,好像多了指尖和摄影机的视线能更深入,美晴抬起双脚放在马桶边上,双腿弯曲又分开到最大的限度。
  现在应该是无论玉门或后门,所有的秘部都暴露在摄影机,也就是叔叔的眼前了,一定能看到肛门开始抽慉,知道排便,不,是高潮接近了。
  美晴在下腹部的痛苦促使下,动员双手的十根指头揉搓拨开的下体。
  挺出的阴核受到无情的揉搓,红肿的小阴唇里插入二根手指,在抽搐蠕动的肛门有好几隻手指围绕,向里寻机插入,十指部微微震动,呼吸急促,头发和乳房都在摇动。
  「唔.... 啊........ 」从无力鬆弛的嘴角不停的发出鸣咽声。
  大肠和阴户都有强烈的骚痒感,就如事先达到高潮,美晴的全部神经在振动。
  「啊.... 叔叔,看到了吗?.... 不行了,要出来了.... 叔叔,你看吧!」
  当然不知道有没有麦克风,其实美晴在心里还希望有麦克风,不只是让叔叔看到,也想让叔叔听到逐渐急促的呼吸和即将发生的排泄声。
  「唔.... 啊........ 」
  插入肛门的中指成为引水道,漏出一点暴雨的前兆,也就在这剎那,随美晴的大叫,在厕所里响起引发回音的排泄声「噗吱吱.... 噗吱吱.... 」。从肛门的排泄结束的同一瞬间,尿道的活门打开了,「吱吱.... 哗啦.... 」。
  因双脚在马桶上,从向上开口的玉门,如喷潮般的喷出黄色的液体,飞散到马桶外沾湿了地面。
  「啊.... 啊........ 」
  美晴的身体无力的靠在马桶水箱上,双脚落地,全身都软绵绵的无法动弹。
  厕所里充满美晴的体嗅和软便,以及飞散的尿味。
  不知道就这样待多少时间。
  听到厕所门开启的声音,看到巨大的艾巴走进来。
  剎那间美晴吓了一跳,可是对提著尾巴,像很高兴的把长鼻靠过来的艾巴,很奇妙的没有感到任何羞耻和屈辱,更没有厌恶和恐惧。
  厕所的门应该是锁上的,但此时的美晴已经没有足够的理智去堆敲那种事了。
  艾巴在小小的厕所里,弯曲巨大的身体开始舔美晴飞散在地上的屎。大尾巴不停的向左右摇摆,从地面向马桶,艾巴很仔细的追踪尿迹。
  当艾巴的舌尖碰到美晴大腿根内侧时,美晴的心里好像涌出热火,忍不住吞下口水。
  粘粘有吸力的狗舌,在美晴的大腿根好像故意使她焦急的避开下体的中心部 ,由右转向左。
  在心里怀著热烈的期盼下,美晴凝视在左大腿慢慢舔上来的狗舌。
  「啊........ 」在艾巴的舌尖快要碰到那里的剎那,美晴已经无法张开眼睛看下去了。
  艾巴很灵巧的舔沾湿黑毛上无数的水珠,完全像熟习女人性感的奥秘,狗舌向下移动,这时候也开始用力拨开阴唇舔脆弱的嫩肉。
  「啊.... 啊........ 」
  美晴的头向后仰,脚尖伸向半空中,双手不知何时压在艾巴的头上像在抚摸。
  把尿水完全舔乾净后,狗舌更向里移动,尾巴也比先前摆的更大。
  「啊........ 」
  排便后忘记擦屁股,现在有艾巴的舌头在那里开始舔,美晴的全身随著颤抖。
  「啊........」
  艾巴是母狗,所以美晴还能放心,但此时又觉得缺少什么东西,美晴就在厕所里达到这一天的第二次高潮。
  「艾巴! 艾巴! 」
  第二天晚上,美晴在晚餐后立刻到客厅和艾巴戏耍,就好像一切都给了对方的一对情侣般,亲热的把身体紧靠在一起。
  美晴是在心里想,还有一个小时到无法忍耐时,要和艾巴在一起,然后让叔叔和艾巴不是从电视画面上,而是直接看她忍到极点的苦闷模样。
  艾巴把头伸入裙子里,隔著三角裤闻那里的味道。
  「唔.... 不行! 还不能给你........ 」
  只是对高潮感的期待,美晴的下体已经热热的湿润了起来。
  「妳也能接爱艾巴了。」
  河西也穿睡袍和刁著烟斗来到客厅,一切好像要照美晴的意念进行。
  「是啊! 艾巴也终于和我友好了。」
  「嗯! 那是太好了........ 」河西坐在沙发上。
  「看到一切也知道一切,还为什么有这样镇静的态度呢? 」美晴在心里想著。
  「以为我还不知道吗?........ 」
  「可是我对艾巴有一点嫉妒,我希望叔叔能像爱艾巴一样的爱我.... 叔叔,我可以坐在你的身边吧? 」
  「当然可以呀! 」
  美晴露出高兴的微笑,紧靠在叔叔身上坐下。
  「叔叔,帮忙的欧巴桑呢? 」
  「刚才走了。」
  「真的吗? 那么只有我们二个人了.... 叔叔,我可以问你吗? 上次为什么不要我的身体呢? 讨厌我吗? 还是我的身体没有魅力? 」
  「妳要我怎样回答呢........ 」河西做出曖昧的笑容,没有直接回答。
  「那一次我真的受到很大伤害.... 啊! 不行啊! 」
  蹲在美晴前面的艾巴要把头伸进裙子里,美晴连忙把牠的头推开,可是牠又想伸进来。
  「是有相当好的味道吗? 」
  「那是当然! 如能闻到这里的味道,答应做任何事的男人有成千上万的。」美晴心里说著。
  美晴下意识里采取大胆的行动,伸手进入裙子里,手指伸入胯下,沾上粘粘的蜜汁,送到叔叔的鼻前。
  「叔叔,怎么样? 」
  让美晴不服的是河西根本没有动静。
  「原来.... 这就是男生们向往的味道.... 但我并不喜欢。」刁著烟斗,河西冷冷的说著。
  「这个我知道! 叔叔是比这个更喜欢大便的味道,也喜欢排出大便的那个洞! 」这样在心里怒骂的剎那,美晴的心突然紧张起来,感觉出下体的中心变得火热。

  「叔叔不喜欢女人吗? 」
  「不,没有那种事.... 只是对普通女人没有兴趣! 」
  河西这才正视美晴继续说道: 「我的嗜好非常严格.... 而妳现在终于通过那种严格的嗜好。」
  叔叔凌厉的视线,美晴觉得身体像被捆绑一样不能动。也在这剎那,肚子咕嚕咕嚕响了起来,下腹部出现强烈疼痛。
  「啊.... 啊........ 」
  美晴双手抱著肚子弯下腰,这是比以前强烈而迫切的疼痛,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做出假装难为情或痛苦的样子,因为不是平时那样逐渐而来,是突然就达到限界的腹痛。
  美晴急忙站起,想弯腰慢慢走去厕所。
  「等一下! 」
  「不行了.... 喔.... 真的.... 不行了........ 」
  「艾巴! 」美晴刚想冲向厕所时,艾巴竟然阻挡在前面,放下尾巴还发出低沉的哼声。
  「让我去厕所! 求求你,快让我去! 」
  美啃的全身颤抖,从全身的汗毛孔冒出了汗脂。
  「不行,就在这里拉吧! 」
  美晴只要向前走一步,艾巴就哼一声,并采取飞扑的姿势。
  「不要.... 太过份了........ 」
  攻击的态势完全逆转,原来河西的招数比她想像的高明多了。
  「快啊! 艾巴也等急了! 」
  「啊.... 啊.... 啊........ 」
  因痛苦太强烈了,美晴不得不蹲下的一剎那,发出过去从没有过的大爆发声,美晴就把大量的软便拉在三角裤里。
  「啊.... 啊........ 」美晴倒在地上身体捲曲著,开始间歇性的痉挛,
  三角裤里大量的尿和大便贴在身上,又粘又热的。因为超过忍耐限度的冲击与屈辱,美啃几乎不能思考,眼前是一片朦矓。
  「小姐已经拉出来了,你最喜欢的小姐呀,艾巴,快去给她舔乾净吧! 」
  美晴听到叔叔的声音,同时脖子上有锐利的疼痛感。
  「美晴要像狗一样趴在这里,让艾巴舔妳弄脏的屁股吧。」
  「啊.... 痛啊........ 」不知何时在美晴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狗圈,用铁鍊栓住,被牵动时的疼痛使美晴不得不把屁股转向艾巴趴在地上。
  「叔叔,太过份了!叔叔是变态!变态!」
  达到极限的屈辱,美晴流著泪抬头看著叔叔。
  「妳也有这样的血统! 嘿.. 嘿........ 」
  河西撩起美晴的裙子,艾巴好像经过训练,立刻用嘴咬住美晴的沾满尿和粪便的三角裤开始向下拉。
  「妳不愧是我的姪女,难得完全照我的调教进行。」
  「不是的.... 没有那种事! 啊.... 不要........ 」
  艾巴的舌尖直接碰到沾满尿粪的肛门,美晴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仰。
  「身体是最诚实的。」
  骯脏的屁股给狗舔,在屈辱与羞耻以及毫无疑问为快感体的美晴正全身颤抖。
  此时河西又冷淡的继续说: 「只是被舔没有意思吧? 妳也来舔我的东西吧!记住,这是主人的东西,要很仔细的舔! 」
  河西拉开睡袍的前面,把黑红发光的家伙送到美晴的面前,美晴立刻闻到一股刺鼻的异常味道。
  「为了让妳舔,已经好几天没有洗了,是沾满耻垢的鸡巴,快! 快舔! 像艾巴一样的舔! 」河西拉起铁鍊,抓住美晴的头发。
  「啊.... 痛啊...... 」
  为痛苦张开嘴时,河西把自己的家伙塞进美晴的嘴里。
  美晴若想用牙咬,应该随时都可以做到的,受到这样的凌辱........? 可是美晴不但没有咬,还抱住叔叔的腿,拼命吸吮著塞进嘴里的东西,在极度的屈辱与羞耻中,美晴确确实实感受到最大的快感。
  脏的屁股有狗正在舔著,同时自己舔著叔叔积满耻垢的阴茎。但想到这样难以相信的景色时,让男人吻过阴户,也绝没有吮过阴茎的女王,现在拼命的舔中年男人又脏又发出阵阵浓烈味道的阴茎。
  「妳是狗! 要做我饲养的狗! 」
  被艾巴舔的屁股因骚痒而抽搐著,那种危机感煽动著欲火,使她更用力的吸吮嘴里的阴茎。
  「以后更要听从我的调教,做最忠实的狗,不能输给艾巴。」
  忠犬艾巴正在高高兴兴的舔著美晴的屁股。
  「妳一定能做到,因为不到一个月就能做到这种程度........ 」
  在贯穿全身的恍惚感中,美晴仔细的听下去。
  「妳的身体反应的很好,不论是催淫剂或泻药.... 妳的身体完全照我的意思反应。」
  艾巴的舌头舔到阴户,美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  「妳还做手淫给我看.... 可是,女人就是赤裸的淫浪,我也没有一点兴趣。」
  「我知道.... 叔叔是变态! 不看女人大便的样子就不会兴奋吧........」
  「妳好像以为我不在家就不要紧,可是那个摄影机是厕所门上锁时就会自动录影的。妳尿尿、拉屎或换卫生棉条的样子全被录下来了。」
  听在美晴的耳里,更增加了羞耻与屈辱。可是对现在的美晴而言,只会使官能更加昂奋而已。
  「妳确实不愧是我的姪女,妳好像马上就看出我的嗜好,而且也能理解这样的嗜好。妳也变成大便被人看到就会兴奋的女人,不只如此,还成了肛门有快感的女人。艾巴舔妳的屁股,妳就会陶醉了吧。」
  美晴把叔叔的阴茎含在嘴里,反射性的点一点头,可见美晴对虐待已经感受到快感和喜悦。
  「艾巴! 好了! 」听到河西的命令,艾巴离开了美晴的屁股。
  落在双膝间的三角裤虽然还是脏的, 但美晴的屁股已经完全被舔乾净了,还沾上艾巴的唾液发出光亮。
  「美晴,妳也不用舔了! 」河西同时用力拉起栓在美晴脖子上的狗环。
  「唔! 」美晴从嘴里吐出叔叔的阴茎,并且抬起头来。
  「艾巴,到这里来! 」
  美晴在几乎是朦朧中,呆呆的看叔叔与艾巴交换位置。
  「嘿! 把屁股挺高一点! 」
  河西一面怒叫,一面用铁鍊在美晴的屁股上用力抽打。
  「啊........ 」激烈的疼痛使美晴退后,但又急忙讨好似的把屁股向叔叔挺过去。
  「很好.... 是不是想要了? 想要我的东西了? 想要我给妳插进屁眼里了吗? 」
  屁眼立即出现强烈的电流,美晴在思考以前已经点头。
  叔叔把她的屁股抱紧。
  「啊.... 唔........ 」
 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可怕经验,可是美晴就好像这是当然的行为,很自然的挺出屁股,像撒娇似的扭动著屁股。
  「好! 我来了! 」在沾满艾巴的唾液粘粘的屁眼上,河西用全身的力量刺入阴茎。
  「啊.... 唔........ 」
  激烈的疼痛从美晴的屁眼传到全身,几乎以为身体裂开的激痛,但美晴已经知道这样的痛会变成高潮的最大快感。
  「好了! 艾巴,可以了。」
  听到河西的声音,艾巴立刻伸出舌头,在美晴为快感而抽搐的脸上舔著,刚舔过美晴的尿屎的舌头,不断的........。
  在屁眼里插的有肉棒,让发出臭味的狗舌舔脸,但她陶醉了。这就是男人们仰慕的女王。想到这里,美晴变态的官能就更加亢奋。
  「我是狗,是叔叔最忠实的狗........。」
  在激烈倒错的高潮中,美晴的肉体在颤抖,不知到何时为止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